-大海航行靠剁手-

切肤(四)照实 毒枭攻×卧底受


切肤(四)

昂铁见陈秋实一路都在抬头看,问怎么了?陈秋实说周围这么多树,很容易藏人,昂铁问你说的是暗杀的狙击手吗?陈秋实点头

昂铁笑笑:“你觉得这里”他一边说一边划了个圈“靠什么控场?”

陈秋实想了想,说难道不是摄像头吗?

昂铁继续轻松的笑:“反正你以后也会跟着老大混了,告诉你也好。这里主要的防卫是红外探测器,外圈还有一层小型战地雷达,三小时放一次无人机”

“不然就靠这几十个保镖怎么可能看的过来”铁哥拍了拍陈秋实的肩膀“当然每天还是要巡视几圈的,看老板怎么安排你吧”

“走吧,我带你去你住的地方”

保镖的宿舍在四合院外面的一排竹楼里,本以为是上下铺,没想到是一人一间单人别墅式的小楼,虽然不大,但私密性很强,这样最好,毕竟如果有室友,那就更要小心一些,连梦话都不能说,昂铁指给他的那一间,让他自己去收拾

陈秋实刚刚把行李收拾好,远远的听到螺旋桨的声音传来,昂铁过来告诉他,老板回来了,我带你去见他

铁哥带着陈秋实往远处走,一边走一边指给他看,四合院后面是武器库,靶场,还有直升机坪,保镖们之所以住在院外也是为了方便看守这些东西

走到一片空地,陈秋实看到地上那个大大的H型标记,没一会儿,一架蜂鸟稳稳的落地

昂铁过去开门,蔡照跳下来,大步的往前走,一抬头看见站在原地的陈秋实,螺旋桨掀起的狂风吹乱陈秋实嫩粉色的头发,蔡照站在他对面,眼神上上下下的瞄来瞄去,看的陈秋实浑身不自在,直到蔡照伸手报名字

“蔡照”

“陈秋实”

“中国人?”

“是”

“哪儿的?”

“北京”

这时候昂铁也快步追了上来,告诉蔡照这就是昨天那个狠角色,按您的吩咐带回来了

蔡照像是才想起来似的,O字嘴型重新从头到脚的打量陈秋实,再一张口却是一嘴标准的北京话

“既然是中国人,以后说中文就行,我能听懂,他们也差不多,成!那就先这样,你跟着昂铁先回”

“昂铁,你先去带着他测测”

“是”

整个下午陈秋实都在昂铁的监督下进行技能测试,矿上的小保安会开枪,能打就行,做大老板的保镖则需要更精细的战斗素质,陈秋实测试了固定靶,移动靶,徒手格斗,带武器格斗,还跑了三遍400米障碍跑,浑身泥浆,累的呲牙咧嘴

怕引起怀疑,陈秋实并没有发挥全力,打靶时故意放了点水,障碍跑也一塌糊涂,毕竟一个上尉军衔的军官,不可能有太高的水平

昂铁对测试结果仍然很满意,让他先去洗个澡,收拾一下去四合院的西屋吃晚饭

除了老板,其它住在这里的人都聚集在四合院的西边,几十人一起吃饭还是很热闹的,昂铁向众人介绍陈秋实,又向他介绍了一下这里的人,园丁,厨娘,还有和他一样的保镖

“这位是这里的驯兽师”昂铁指着一个纹了一双花臂的人说道

“这里还有动物园吗?”陈秋实瞪大了眼

“当然,就在后山,有豹子,鹿,还有孔雀,你随时可以来看”驯兽师看着陈秋实,笑的特别单纯

以陈秋实的专业素养,粗粗介绍一圈就已经把每个人的姓名职业记在心里,甚至已经通过他们的肢体语言和语气初步推断出了大概的性格,帮厨大娘还有打扫卫生的几位大姐对陈秋实表示出了特别的喜爱,一位大姐甚至伸手捏了捏陈秋实还带着婴儿肥的脸,然后指着在坐的其他男人开心的说

“在这里工作这么久,终于看到了一位美男子了,他真好看,比你们所有人都好看”

众人哄笑,一个叫潘晟的保安瞄着昂铁说

“陈秋实你惨了,铁哥的老婆看上了你,小心他给你颜色看”

陈秋实这才知道那位大姐和昂铁是夫妻,看着这些人毫无心机甚至有些真诚的目光,他有一瞬间的心软,这些人一点也没有做下人的那种拘谨,战战兢兢的状态,可以想象他们的老板,应该也不会如传说中那样十恶不赦

我在想什么,才见了这几面就开始给他说好话了?陈秋实在心里给了自己一耳光

吃完晚饭,陈秋实还主动帮着收拾桌子,又被帮厨大妈抓过来一顿揉搓

外面传来卡车的轰鸣,昂铁喊大家去帮忙卸货

陈秋实本来以为是什么生活用品瓜果梨桃,没想到三辆大卡车停下,苫布一掀,黑压压的一片

一车RPG,闪光弹,震撼弹,各种型号的手雷,反步兵地雷,甚至还有几枚高爆弹,另一车满满的枪,有随便散放着的微冲,轻机,手枪,三棱刺,还有码在角落里的黑色铁箱,估计是狙之类的长枪,陈秋实扯下最后一车的布,不出意外的,一车子弹,从5.8的手枪弹到12.7的重弹,一盒一盒用粗纸封着

昂铁一边指挥手下把物资搬进武器库一边说“也就是老板厉害啦,这么多货别人不可能一次性搞来的”

陈秋实巴不得他多说一些,连忙接话“老板上午就是去忙这个了?”

“当然啊!他不坐飞机难道跟车回来,你瞧这破路,又拉的这么重,老板不耐烦啦!”

陈秋实看着几乎陷进去半个轱辘的卡车,赶紧跑过去帮忙卸货

既然进了武器库,昂铁干脆带着陈秋实顺路去挑枪,本来他很想拿一支88狙,但想了想,太顺手的武器很难装的不熟练,于是拿了一支95步,又带了一支黑星防身用

陈秋实环顾整个武器库,密密麻麻的枪械,站在门口给昂铁递了一支烟,点上火,装作随口问到

“这里好像很多中国产的武器”

昂铁回答:“你们中国产的很结实啦,又便宜,最重要零件好找,什么美国的俄罗斯的零件都能拿过来用,性价比高一点”

“老板从哪里搞到这么多中国武器啊?我在军队时以为这些不会出口的,尤其私人武装”陈秋实试探性的问

昂铁沉默了三秒,咬着烟的牙齿微微用力,嘴角浮起别有深意的笑容

“老板就是老板喽,总有他自己的办法”

评论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