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航行靠剁手-

你特么好像有病(五)照实 黑道二逼×炸毛娇妻


你特么好像有病(五)


教导主任刚吃完饭回办公室,大老远就看到一个杵天杵地的学生在走廊里挨个班探头,以为哪个不良少年踅摸漂亮女同学呢,走进了一看当场傻眼

蔡照长头发,扎着小辫儿,带着耳钉,那造型简直是对教导主任业务能力的侮辱

“那个同学!你哪班的?”女人伸直了胳膊指着他,声音像个哨儿似的又尖又高,蔡照耳朵嗡嗡直响

“我给你一个中午的时间去剪头发,下午再让我看到你这个样子来上学我就请你家长!!”

可怜蔡照堂堂帮会少主,身高一米九二膀大腰圆的汉子,被一个不到一米六的大婶逼的节节败退,没几下就被轰出了校门

程蝶眼见着他家照哥被一个女人指着鼻子轰出学校,觉得今天太阳大概是从北边儿升起来的

蔡照灰头土脸的上了车,看看时间应该也得回去还人家衣服了,餐厅那边正好又打电话来催,只好还了校服匆匆离开

整个下午蔡照都心不在焉的,正逢月底财务那边对账又弄的人出人进兵荒马乱,好容易熬到傍晚,快到放学的时间,已经脑补出无数可能的照哥终于坐不住了,跟程蝶简单了交代了几句,又把徐婉喊过来一起帮忙,这才自己开车去找陈秋实

蔡照把车停在路对面,在一拨一拨嬉笑打闹着走出来的学生里踅摸陈秋实,直到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才看到陈秋实出了校门

一瘸一拐的,被人搀着

陈秋实正对着包子埋怨那个喷雾P用不管,自己左腿还是没法打弯儿,拉屎都使不上劲儿,包子一脸苦逼的说你丫能不能别这么恶心,我好歹替你背着书包还给你当人肉拐杖呢能不能对我好点儿!

俩人一边慢悠悠的走一边臭贫斗嘴,陈秋实看到包子住了嘴呆呆的看前面,这才转过头

蔡照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站在那儿,显然是一路跑过来的

陈秋实那五彩斑斓的脸和明显往一边歪的站姿让蔡照怒火一下冲到天灵盖儿,有一种自己的人被别人欺负了,得把那孙子揪出来可劲儿削的冲动

虽然蔡照年纪轻轻,但毕竟“家学深厚”,从小耳濡目染,再加上手下一帮人替他动手,早就练得一身宠辱不惊,这种想亲手抽人的感觉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过了

可怜的包子被蔡照突然飙升的战斗数值吓的脸色惨白,扶着陈秋实肩膀的手冰凉冰凉的,陈秋实看了一眼蔡照,偏头告诉包子你先走吧

如蒙大赦的包子赶紧卸下书包,陈秋实刚想接,被蔡照一把抢走

三个人都愣在当场,面面相觑了三秒,蔡照俯视着包子说:“你可以走了!”

包子又看向陈秋实,后者点了点头,这才飞似的跑走

陈秋实瞪着蔡照,蔡照看着陈秋实,俩人大眼瞪小眼的眼神交流了半天,蔡照抬手想摸陈秋实肿了的半边脸,被偏头挡开

陈秋实劈手抢回自己的书包,抡起来就往蔡照身上砸,一边砸一边骂

“你丫还有脸来见我,你瞅你把我害的,那自行车筐是金的还是车座是银的,老子从来没被劫过钱这下也被抢了,我要残了瘸了毁容了就算毁在你手里蔡照你特么就是个混蛋!”

蔡照站在那儿,任凭陈秋实砸,表情从开始的愤怒到震惊又到止不住的心疼,心想也别抽那孙子了还是自削吧,这下把人家害的

等到陈秋实住了手,蔡照才不顾陈秋实挣扎又把书包拿了回来,扶着他胳膊,用怂的要命的语气说

“上车,我送你回家”

说完见陈秋实一动不动,还气鼓鼓的仰头瞪他,于是又补了一句

“你不上车我就扛你上去,愿意在学校门口丢脸你就别动”

陈秋实只好乖乖上了车

帮他系好安全带,蔡照顺势从陈秋实裤子口袋里拿出他的手机,噼里啪啦的给自己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又放回陈秋实的口袋里

“遇到麻烦,随时找我”

陈秋实偏头看向窗外,不说话

“你不说话我只能带你回我家了”

蔡照放软了语气,算是道歉了,陈秋实表情松了一松,咬着牙报了自己家的地址

等到了他家楼下,陈秋实让他回去,蔡照执意要送到门口

“要不你把你爸妈喊下来接你,总之不能让你自己上楼,摔了都没人管”

陈秋实心想我特么要有人接还用得着你么!

结果还是被蔡照扶上了楼,陈秋实一开门,蔡照看到一个干干净净然而冷冷清清的房子,也是一愣

“你父母呢?”

“在阿根廷”陈秋实低头用没伤的那条腿一下一下的踢着墙“应该”

蔡照叹了口气,进屋扶着他坐下,抄过来张椅子把脚架高,又给他拿了杯水

“你收拾收拾东西,住我那里去,我认识个不错的跌打医生,让他给你看看”

“我不去!”

“我把你害成这样的,我得把这事儿料理好了”

“我~~~不~~~~去~~~~”陈秋实干脆在沙发上来回滚,烙烧饼似的

蔡照站在客厅中央,对这撒泼小孩儿颇为无奈,“你不动手我替你拿,有旅行包吗?!”说着直接去开柜子

陈秋实其实心里挺高兴的,父母不在身边,小病小灾从来都是自己熬,亲耳听到有人跟自己说我照顾你这事儿我得料理好了,浑身都觉得暖烘烘的,一个人的时候这种依赖和软弱的感觉必须完全遏制住,一旦松动个一星半点,瞬间就能把好不容易竖起来的防火墙冲的渣都不剩

陈秋实都不记得上一次在父母面前拿腔拿调撒娇是什么时候了,更不曾有人用这种真拿你没辙的眼神看过他,蔡照就像举着一块糖,让自己看看,放鼻子底下闻闻,让他对这种甜腻的芳香上瘾,然后笑着拿远,等着自己去讨要更多

评论(1)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