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航行靠剁手-

有狐(十五)照实穿越 古穿今

有狐(十五)


蔡照看到陈秋实坐在沙发上,一会儿愁眉不展一会儿若有所思一会儿风骚奸笑,心想到底我是摔着脑袋了还是你摔着脑袋了?怎么上一天班儿回来人傻了......

殊不知在陈秋实的眼里蔡照已经自带圣光,还是金灿灿的圣光

“秋实,那幅字裱了吗?”蔡照装作不经意的问

“没有,老板直接收走了”语气波澜不惊的

“嘿嘿,我就知道,我这么才华横溢怎么会没人欣赏,卖了几百?”

“二十五万”

“卖二十五也没事儿,我多写点也就是了你说多少!!!!!!!!!!!!!!!!!!!!!!!!!!”蔡照音儿都岔了

陈秋实捂住脸,“二十五万!!!二十五万!!钱都到账了!!尼玛我两年的工资!!”

俩人就这么静静坐了一分钟,陈秋实才开口

“那个古董商人说这是贝子爷亲笔,你.....你真的是四百年前穿来的?”

蔡照靠上沙发叹了一口气“我早就说了,你又不信”

“我一理科生你觉得我能信吗?那你怎么穿的?”

“我跳崖,摔晕了,醒了在一个大宅子里,一个人都没有,我跑出大门就摔了一跤,好容易爬起来走了两步又倒下,后面就不知道了”

“这么说你连康熙最后传位给谁都不知道了?”

“太子......吧”蔡照望天

陈秋实好像突然发现了好玩儿的事儿一样,练起了他的话唠神功

“孙中山是谁?”

“......”

“你们清朝最后一任皇帝娶了几个老婆?”

“......”

“百团大战是谁和谁打?”

“......”

“三里屯优衣库发生了啥事儿?”

“......”

“你真的没有微博??”

“......”

蔡照无奈的看着秋实炒崩豆一样噼里啪啦的问,最后猴一样窜到他身上拍着他肩膀狂笑,疼的蔡照哎呦哎呦的嚎

人家还伤着呢,尼玛就不能轻点儿吗!!!


陈秋实缓冲了两小时才慢慢接受了蔡照come from Qing Dynasty这个事实,蔡照穿来的,蔡照没有家,自己是蔡照最亲近的人

意识到这个事情后,陈秋实惊讶于自己的心情,居然是一种甜蜜,就“天上掉下个照哥哥”那种小鹿乱撞的羞涩和惊喜的情绪

自己是蔡照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吧,应该是.....吧,那天都亲了诶

陈秋实自顾自的甜了一会儿之后意识到这个凭空出现的猛男面临的一系列麻烦的问题,他现在是黑户,没有户口本没有身份证,没有身份证自然没有社保,没法开银行卡,这年头买个手机卡都得实名制,没手机号就没法注册微博微信,当然最后这条没啥卵用

蔡照在这个世界没有过去,没有母校没有同学没有好基友,甚至没有个学历证书,也没法找工作

当然对于一个随便写几个字就卖二十五万的人来说可能也用不着找工作.......

这钱用报个税么??陈秋实捂脸,他是不是得给蔡照找个会计了......

正在陈秋实的脑洞已经冲出大气层奔向月球的时候,蔡照幽幽的开口

“我的字,这么值钱啊~”

“因为你死的早!”

“那我那个年代的东西放到现在是不是都这么值钱?”

“存世量少就值钱啊!”

陈秋实拿过IPAD给他看近几年各大拍卖行的春拍秋拍,重点给他看了瓷器和书画,蔡照看的眼都直了

“艾玛!果然盛世古董乱世金”

感叹完,蔡照又问“我阿玛之前收了三件汝窑,汝窑现在多少钱??”

饶是陈秋实这个收藏渣也讪笑了一顿说:“汝窑?全世界现在就六十多件,全都在世界各地的博物馆里藏着,你觉得三件儿汝窑能卖多少钱??”

蔡照:“......”

陈秋实:“你就不用惦记汝窑啥的了,就一天写一百字儿,半年咱俩就能上市了”

蔡照摇头:“不行!我不能经常写,你暂时也不要再去找那个老板”

“为什么?”

“这你都不懂?”蔡照侧过身,把陈秋实圈在沙发的角落逼近他的脸“你知道我阿玛把那三件汝窑怎么样了吗?一个水仙盆儿留下了,一对儿洗子,当场就摔了一个,连渣子都让人碾碎了埋院子里,这样剩下的一个就会比一对儿加一起更值钱”

“物以稀为贵明白不?我要是天天写,弄的跟白菜似的满大街都是,还能这么值钱么!”说着蔡照戳了戳陈秋实的脑门儿

“看着挺精的,没想到也是个傻子,动动脑子啊你”一股宠溺的语气加上蔡照特有的低音炮嗓子,把陈秋实震的直晕



过了一个星期,蔡照伤口拆线,陈秋实从医院顺来了刀片和小镊子,让蔡照脱了衣服趴在床上

拆了绷带,伤口已经长了一层新鲜的嫩肉,但角度向内,陈秋实怎么转都不顺手,总怕看不清楚一刀切到肉上

最后还是跨坐在蔡照腰上,眼前是一片紧致结实的肌肉,蝴蝶骨好看的不行不行的,宽阔厚实的肩膀到腰部迅速收紧,倒三角的经典体型,一片肉色风光冶艳的让人把持不住,陈秋实把自己当初宣誓对医学事业奉献终生的那套誓词从脑子里调出来默念转移注意力

陈秋实整个上半身趴在蔡照背上,左手拿镊子捏住线头扯出一点点,右手用刀片割断然后迅速抻出来,线头刮过新生的嫩肉火烧火燎的,疼的蔡照嘶嘶抽气

缝线拆出去皮肤里会有一个小小的出血点,虽然是小到可以忽略不计的地步但还是会有一点血,所以当陈秋实把所有的线都拆完之后蔡照两边肩膀渗出一片血珠

陈秋实盯着那片血珠,只觉得喉咙干渴,全身都胀痛,心脏咚咚咚的狂跳,好容易压下去的燥热突然反扑上来,陈秋实是个医生,按说对于血应该既不害怕也不兴奋,可是没来由的,今天就是让他莫名的觉得刺激

自从把蔡照捡回家开始,一切似乎都改变了轨迹,即使有恋人的时候,陈秋实也不曾体会过这种渴求的感觉,希望和眼前这个人亲近,距离近一点,再近一点,天天腻在一起才好,虽然除了那天蜻蜓点水的吻,蔡照没有主动诱惑过他,或者给过他任何暗示,可又时时刻刻在诱惑他


鬼使神差的,陈秋实双手扣住蔡照的腋下,伸出舌头舔舐着蔡照的肩膀,把那一片血珠卷进口腔,闭着眼品尝着滋味,比春药还催情

蔡照正忍疼,觉得扣在他腰侧的大腿突然变得僵硬,后腰某人的那啥硬邦邦的顶着,肩膀上正疼的地方被一个热乎乎湿哒哒的东西舔过,激的肌肉一跳一跳的

一时间房间里变得异常安静,只有类似接吻的,黏腻的声响

评论(8)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