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航行靠剁手-

有狐(十四)照实穿越 古穿今


等晚上陈秋实迈着打晃的双腿回到家,一推门看到让他一整天心神不宁的人正在摊纸,像是要写毛笔字

也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找到的毛笔墨汁和宣纸,连印泥都有,有一阵陈秋实突发奇想练毛笔字修身养性,买了全套的东西还刻了章结果没练几天就弃了,自己都不记得这堆东西放哪儿了

蔡照一抬头,看着陈秋实笑出了酒窝

“你回来啦,我都饿了”

“哦哦~”陈秋实傻愣愣拎着菜进了厨房

原来一个人越是单身久了,越是期待自己下班回家有人等着的感觉,那句“你回来了”简直是陈秋实关于生活最完美的梦境,

鉴于某人还有伤,陈秋实熬了鸡肉粥做了青菜和水果沙拉,做饭时嘴角不自觉的就往上翘,吃饭时一直感受到蔡照灼热的视线,陈秋实连头都不敢抬,不知不觉的脸又红了

就这么别别扭扭的吃完晚饭,陈秋实凑过去看蔡照在写的字

蔡照写的应该是行书,李白《将进酒》,洋洋洒洒写满了一张二开的宣纸,蔡照拿出放在荷包里的小印盖上,拍拍手说道

“幸亏我的章没丢,不然还真没法弄了,这墨汁不用磨直接使还挺方便”说着吹了吹,卷成卷递到陈秋实眼前

“喏!你拿去装裱一下,应该能卖几个钱”

“啊?”陈秋实懵逼中

“我吃你的住你的总不能一直花你的钱,想来想去也只能卖卖字了,我一代八旗贵胄沦落到如此地步也是惨,不过一文钱憋死英雄汉,你也不能老养着我”蔡照活动活动已经有点僵的肩膀,疼的直咧嘴

“这能卖钱?”

“试试呗!”

现代社会里能装裱字画的地方已经不多,第二天下班陈秋实抱着纸卷去了琉璃厂找了半天,才看到一家大古董店里写着代客装裱,赶紧过去问

“劳驾,您这边儿裱字画多少钱啊”

已经快天黑了,店里没什么人,老板收拾收拾准备打烊,听见陈秋实问的问题就知道他是个棒槌,连眼皮都没抬,口气微凉的说

“我们裱字画是按尺幅收钱的,越大越贵”

“那您看看我这幅字要是裱得多少啊”陈秋实把纸卷递过去,心想要是得好几百自己还是拿回家垫桌子吧

老板懒洋洋的接过来,打开一看,小眯缝眼儿瞬间睁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尺寸,把那幅字上上下下的看了好几遍,又跑到柜台拿了放大镜整张脸贴到纸上仔细研究,表情越来越不可思议,看的陈秋实心里直打鼓

老板看完,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赶紧招呼伙计

“那个谁,把我存的普洱拿出来给客人上茶,完了你就下班吧帮我把店门关上”说完变了个人似的笑成一朵菊花

“这位先生,咱们后堂说话吧”

陈秋实“......”


等听到伙计关门的声音,老板才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的开口

“这位小哥,我也不问你这东西哪儿来的了,看你是个实在人,一口价,十八万,怎么样?”

陈秋实差点没出溜到地上去,心想现在裱糊是都用金子裱吗?这么一块儿纸就十几万开玩笑呢!麻利儿走人吧还是,回家找蔡照算账

老板一看他要走,提高了声音“小哥要不这样,我退一步你也别要求太高,二十万”

这下陈秋实的脚步更坚定了,怎么还带往上涨的你们城里人真会玩儿

眼看着要走出店门儿了,老板干脆拦在门口,脸上的菊花盛开的越发灿烂

“二十万不低啦,要不您开个价?您想要多少??”

这回轮到陈秋实懵逼了,大脑卡出了一片马赛克

“我要多少???”

“对啊!您难道不是借着装裱过来卖的吗??”

“等会儿,您出二十万买这幅字??”陈秋实下巴都要脱臼了,驱动着已经卡死的大脑勉强运转中

“是啊!二十万不少啦~~小哥你是不了解行情......”老板也觉得陈秋实的反应有点奇怪,随即明白过来,眼神猥琐的坏笑,脑门上三个大字:我懂的

老板又拉着陈秋实坐下,揣着手支在桌子上说“看起来你是不知道这幅字的来历,肯定不是你祖传的,具体怎么来的,嘿嘿,我们行里的规矩是不问的,你也不用说,我都懂~~~~看你也是个老实人,今儿我就免费给你讲讲”

老板喝了一口茶,这才娓娓道来:“写这幅字的人啊,是康熙年间的一位贝子爷,汉姓蔡,单名一个照字,是宁亲王的世子,说起来也是一位少年英雄,年纪轻轻就琴棋书画文武双全的,据说连宫里御用的乐师,都跟他请教琴技,唉~只可惜啊,二十来岁被皇上派到边疆去剿匪,就这么战死沙场了,正因为他才华横溢但英年早逝,正经出作品根本没有几年,再加上又是皇族,所以他的作品特别少又炒的特别高,行里普遍觉得他一定是得罪了康熙”

陈秋实听的发傻,脑子里闪过的都是蔡照说他自己是贝子,是四百年前来的人的事

老板见他听的入神,继续说着:“我自己是很喜欢研究他的字画的,不瞒您说,我也有点他的作品,您这幅字,凭我多年的经验,绝对是亲笔所写,再加上这个尺幅,真想出手的话,本来百来万还是很容易的”

陈秋实觉得自己腿肚子要转筋了,眼前是一片红彤彤的毛爷爷向着他飞过来

“可小哥你知道破绽在哪儿吗?!单看这字还有这印,一点毛病都看不出来,但纸墨笔砚,恕我直言,没一样是老的,连这印泥都是,我看也就是去年的,但这字儿又必是贝子爷亲笔,我至今还想不通”

老板说着站起身,带着陈秋实七拐八拐的进了后面的库房,开了保险柜拿出一刀泛着黄的宣纸,还有几个墨块儿和印泥盒

“这位小哥,你这幅字我再加五万,二十五万我收了,但是我想给你长期合作,这些东西都是我的存货,送你了,如果你还能弄来照贝子的亲笔,劳烦用这!些!东!西!写! 拿着来找我,卖出去咱俩四六分成”老板越说越近,贼兮兮的盯着陈秋实,暗示的小眼神儿biubiu的散发各种潜台词

“来来来,把你的银行账号告诉我这就给你转账”

陈秋实:“.......”


陈秋实一直到回家的路上才反应过来老板的意思,这个古董店老板还是觉得这幅字是假的,但认为他能以假乱真的模仿蔡照的字,或者他认识这样的高手,所以才送他老的笔墨纸砚让他下次做赝品时更高仿一点,弄出来找他卖,他想做这个生意

反复打电话查自己银行账号,听着存款数字时陈秋实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了,觉得怎么这么鸟语花香呢,今晚怎么这么阳光灿烂呢,自己怎么就白捡一个随随便便日收入六位数的饭票呢!!

评论(2)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