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航行靠剁手-

有狐 (十) 照实穿越 古穿今 古代部分最终章


有狐(十) 古代部分最终章



青海,祁连山

经过几个月的连番大战,侵犯边境的匪军已成强弩之末,丢失的土地也收复的七七八八,只需等待山区入冬,山上极寒无法宿营的时候,匪军们便会尽数散去

那也就是可以回去的时候,世子坐在火盆边一边看书一边想着,三个月前宁王传来密函说皇上已经把本来打算指给他的格格配了另外一位亲王,让他放心,这边只消大局稳定,剩下的便是衣锦还乡

如果一切顺利,回到京城一番荣宠自不必说,世子最期待的还是能见到他家啾啾,不知道胖了瘦了,有没有像自己思念他一样思念自己

在边关这些日子,不用打仗的时候世子就经常出去打猎,存了不少羚羊角,鹿皮,还有些珍贵的药材,最难得的是收了一小块极美的绿松,颜色鲜艳,毫无杂质,世子一直贴身放着,打算带回去镶在秋秋的小匕首上


副将进帐禀报:“主子,西边不远处好像起了火,那边有一个小村子”

世子站起身,拿过佩剑“走,去看看!”

一行人到了那个小山村,昔日平静祥和的小村落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副将蹲下观察了一下地上的印记,发现这是一股骑兵,从蹄印的数量上来看少说也得有二三百人

往废墟里面走去,带来的士兵进入到还没倒塌的房子里查探,回来禀报说所有村民的粮食都被抢走了

世子脸色有些愠怒“看来他们也已经断粮了,不然不会冒险跑到这里来抢东西”

“只是抢就抢吧,何必杀人”一边说一边往村子的深处走,一不留神踢到什么东西,撞到路边的石条竟然咣的一声蹦出火星子来

鬼使神差的,世子走过去看,这一眼,让他从头到脚冻住,汗水瞬间渗进了亵衣,牙齿咯咯作响

那是一把匕首,奇怪的尺寸似曾相识

深秋的时节,世子的额头竟然滴下汗来,蹲在地上看了半天,才僵硬的伸出手

短刃匕首,鎏金的鞘,上面錾的正是世子爷亲自选的词

将子无怒,秋以为期

世子看着积在花纹里那些干透了的血痂,眼目眦裂

副将带着一队士兵眼看着他家主子从地上捡起来什么,然后疯了一样的在村子里翻找,看的莫名其妙的,本能的跟着一起找

翻到第三间被烧成废墟的房子,世子发现了缩在墙角的人

往前走了两步,发现脚下是不同寻常的绵软,世子低头一看,是血,被血浸透了的土

世子冲过去,抱住缩在角落里的秋秋不住摇晃,干裂的嘴唇贴着他冰冷的脸

“啾啾,我来了,你醒醒!我的宝儿”

“求你了,别死,别丢下我”

滚烫的眼泪在秋秋的额头蔓延开来,世子贴着秋秋的脸腾然发现他还有微弱的呼吸,忙命手下拿来烧酒,自己含在嘴里焐热了强给灌下去,又大力的揉搓着他的手,他的脖子,给他恢复体温

奇迹般的,秋秋睁开了眼,眼珠茫然的绕了一圈,最后定格在世子哭花了的脸上,仿佛用尽全身力气扯出一个笑容

“我想你,我没法一个人”秋秋的声音细不可闻

“别哭了”他说着想抬起手擦掉世子的眼泪,然而手臂艰难的举到半空又颓然落下

秋秋躺在世子的怀抱中,缓缓的闭上了眼,带着笑容,魂归天际


回到大营已经两天,世子不吃不喝不说话,只是抱着秋秋的尸体发呆,秋秋的血已经流干了,半个棉袍都被染红,副将们后来才发现,秋秋折了三根手指,右腹两个血洞,左腿的踝骨戳出皮肤,裸露在外,想也是经历了一番殊死搏斗,奈何寡不敌众,才会遭此毒手吧

军师幕僚们轮番进来劝,从国家大义说到百姓存亡,然而世子还是那样,紧紧搂着秋秋,不吃不喝不说话,眼神僵直,没有焦距,有人试图把秋秋的尸体抱开,差点被世子一刀刺到脖子上血溅当场


就这样到了第三天,世子突然叫人把秋秋葬在卓尔峰一处能饱览整个祁连山美景的地方,将那块打算送给秋秋的绿松放在他身上,对着他冰冷的额头轻轻一吻

“啾啾,你慢点,等等我”世子在秋秋耳边喃喃念着

“主子,公子爷的名讳是?”副将追上来问

“就写:蔡照发妻之墓”


第二天,世子出兵,两军交战,敌人佯败逃窜,想诱敌深入,明知是个圈套,但副将们还是看到世子单人独骑闯入敌阵

从此再没回来




作者想说的话:

古代部分一万七千七百字,贝子爷终于在两万字以内成功穿了,鼓掌撒花!!虽然古代部分不算是个圆满结局,但是我们还有现代部分呀!世子会在2015继续遇到他的命中注定并且继续和他节操丧尽的相爱相杀,不断更,明天开始更现代部分啦,对于一些情节上的问题,比如啾啾为毛去找世子之类,在后面会补上的

某一天和小伙伴在微信上因为那张画而开的脑洞,让我拓展出了很多很多情节,谢谢她们,也谢谢追了十天的看官们,我保证后面都是无下限的都比情节,不会再虐啦!

最后附上文中出现的引用,方便大家查找,都是作者的心头挚爱呦


[作者]
[全文] 有狐绥绥,在彼淇梁。心之忧矣,之子无裳。
有狐绥绥,在彼淇厉。心之忧矣,之子无带。
有狐绥绥,在彼淇侧。心之忧矣,之子无服。

——出自《诗经 卫风》
[作者]
[全文] 绸缪束薪,三星在天。今夕何夕,见此良人

——出自 《诗经 唐风》

将子无怒 秋以为期 ——出自《诗经 国风》

则为你如花美眷,似水流年,是答儿寻遍,在幽闺自怜,转过这芍药栏前,紧靠着湖山石边。和你把领口松,衣带宽,袖稍儿揾着牙苫也,则带你忍耐温存一晌眠。
——出自 昆曲 《牡丹亭 惊梦》

都只为,王夫人怒追春囊袋,惹出来,宝玉探晴雯,痴情的相公啊,他们二人的双感情

——出自 京韵大鼓 《宝玉探晴雯》

谢谢观赏 鞠躬 我们现代社会见啦!!

评论(8)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