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航行靠剁手-

有狐 (一) 照实穿越 古穿今

有狐(一)





有狐绥绥,在彼淇梁。心之忧矣,之子无裳。
有狐绥绥,在彼淇厉。心之忧矣,之子无带。
有狐绥绥,在彼淇侧。心之忧矣,之子无服。




“你的部队被我八千铁骑围在五里之外,不可能有一人半骑突出重围前来救你”马上的大将把手中的长剑放低,剑锋向地,传达出平和的信息,然而他身后的士兵却越发向前,将眼前的人重重包围

“你身后两步就是万丈深渊,退无可退,面前是一千精锐,毫无胜算,我劝你投降吧”

“我可以保证,给你留个全尸”


被围困的男人大腿上的伤口早已血流如注,被血浸透的皂罗袍湿哒哒的贴在腿上,血又顺着虎头战靴流向地面,翠绿的青草上,猩红一片

那人已经有些站立不稳,却固执的高昂着头,嘴角闪过一丝冷笑

“本爵堂堂亲王世子,贝子爷,岂能尔等奸佞宵小妥协,满洲勇士,从来不会贪生怕说死”

说着,男人袖中掉下一枚物什,看形状像短小的匕首,两边包围的弓箭手早已全力戒备,一见男人的动作以为他要放暗器,立刻从两边同时放箭

顿时男人的左右肩膀各中了一箭,由于距离太近,整个箭簇穿透了锁子大叶连环甲,深深的扎进内里。

饶是双倍的箭伤,男人的肩膀也只是机械性的抖了一抖,脸上仍然是一副冷冽的表情,盯着敌方士兵,目光淬利

扎进他肩头的双箭并没有让他看起来有丝毫的狼狈,却仿佛突然肩生双翅一般,灰褐色的箭羽雄鹰的翅膀

男人转过身,眺望着祁连山气势磅礴的崇山峻岭,张口吟诗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长风几万里,吹度玉门关”说完,男人的嘴角竟然浮现出一丝笑容“我蔡照今日为国而战,长眠在这祁连山下,镇守边关,也算是死得其所,功德圆满”

他低头,看着刚刚从袖中褪出的匕首,看着这个比普通匕首再短一点,样式略有些奇怪的武器,眼神瞬间变得温柔起来,带血的拇指摩挲着柄上錾刻的篆字

将子无怒,秋以为期

男人的眼中瞬间涌上泪水,将匕首狠狠的扎进掌心,让新鲜的血液覆盖上之前已经在匕首上沉积的血痂,喃喃念着

“啾啾,我来了,等着我”

说罢飞身跳下悬崖,瞬间消失于云雾之中


包围的士兵试图拉住他,奈何事发突然,下面烟雾缭绕,一瞬间已经看不到任何东西,副将转头向将军施礼

“将军,要不要派人去崖底搜索?”

将军抬手“不必了,这种高度,就算他是铜皮铁骨,也得摔个四分五裂,必死无疑”

“他一向深谙兵法,足智多谋,从来就不是一个蠢笨的对手,为何今日我军诱敌深入如此轻易?”

“他怎会不知道?”将军嗤笑,“你没发现他把精锐部队留在主战场而非随他追敌吗??”

“他就是一心求死”

说罢,将军扭转马头,一声呵斥

“走了”





十九年前


宁亲王祖上随着先帝打过江山,论功行赏时封了宁王世袭罔替,到了这一代同族已经出过一位妃一位贵妃,宁王本人也在兵部身居要职,再加上亲王封号,正所谓春风得意,人丁兴旺

宁王府小世子四岁那年,第一次见到秋秋

秋秋家里姓陈,爷爷就是老宁王的包衣,宁王见秋秋的爹聪明伶俐,又念其世代忠心,便抬了旗籍,外放到江宁织造部院谋了一份差事,秋秋的爹到了任上,办差办的风生水起,又娶了一名水团儿似的江南美女为妻,小日子过的也还算滋润

夫妻俩为了报恩,把自己的独子送回王府寄养,说是“陪小主子读书写字,伺候小主子”

明着虽然这么说,但王府上下并没有将这个断奶没多久的娃儿当仆人,尤其是宁王福晋,看着秋秋遗传自母亲象牙白的肤色,剑眉星目的透着一股子水灵灵的样子,喜欢的不得了

“这孩子大名儿叫什么?”福晋问

“秋心,说是秋天生的,让他长大对主子忠心”

福晋听了掩帕轻笑,“一准儿是他爹给起的,真真是没什么墨水儿,秋心秋心,一个秋一个心,不是个愁字么!不吉利啊!”

“等王爷从边疆回来,我和王爷说,给这孩子改个名儿吧”


等宁王终于从边疆回来,已经是半年之后的事情,加上宁王本人非常勤勉,日日忙碌,起名儿的事儿就这么稀里糊涂的放下了

但福晋又说这个名儿不好在先,阖府上下也不能再叫秋心这个名字,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丫头嬷嬷都开始叫这孩子秋秋

秋秋第一次被领到世子面前,还走不利索,看着比自己高不少的世子爷一边流口水一边咯咯的笑

世子比秋秋大两岁,虽然也不过四五岁的年纪,却已经有点贵胄的气质,身板儿笔直的站在那儿,一脸严肃

“小王爷,这是你的伴读,叫秋秋”奶娘说

“啾啾?”世子抬头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看向奶娘

“不是啾啾,是秋秋”

“啾啾!”

“秋秋!!”

“啾啾!!”

“秋秋!!!”

“啾啾!!!”

“......”

也不知是世子太小嘴皮儿不利落,还是突然觉得啾啾这个名儿更好听,反正他就是认准了面前这个粉团子叫啾啾,迈着小短腿儿啪嗒啪嗒的追着秋秋满屋蹿,嘴里喊着

“啾啾!啾啾!”

评论(1)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