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海航行靠剁手-

有狐(五) 照实穿越 古穿今


有狐(五)


两个小的做贼似的,蹑手蹑脚的来回担水,秋大爷坐在浴桶里,连眼皮都懒得抬,让小照子忙前忙后抬胳膊擦背

世子爷挽着袖子拿着巾子,费劲巴拉的把牙白的肤色擦回来

这几天太累,秋秋很快就睡着了

就这么一丝不挂的坐在浴桶里,睡着了

他是舒服了,照爷可是燥起来了

可怜世子爷做了春梦在先,眼见着玉体横陈在后,这心里就像那井里的水桶,七上八下的

等洗的差不多了才发现,眼下没有换洗的衣服,这是世子的房间

考虑了一下抱着没穿衣服的啾啾跑过院子不被发现的可能性后,贝子爷认命的把秋小祖宗从浴桶里横抱出来,放到床上擦干

自己的亵衣穿在啾啾身上就跟个小裙子似的,这裤子......可穿可不穿了吧

于是怀着点旖旎小心思的世子哥没有给他家啾啾穿裤子,就这么搂过来,忍不住在象牙筷子一般的长腿上来回摸了两把,觉得心口那股无名火又要拱上来,只好拿冷水狠命泼了几下,才盖着被子睡了

但某人因为没穿裤子着凉拉了三天肚子的事,世子爷不想提


五天后,秋围开始


纵马打猎对于男孩子来说,总是非常开心的一件事,只是各家亲王贝勒们憋着明里暗里的较量一番,所以当宁亲王世子出现在围场,免不了被其它嘴贱的公子哥奚落两句

“照儿,可以啊!牦牛筋做的弓弦,这可是稀罕物”

世子没说话,脸上是洋洋得意地笑容

“只是有好物在手,也得有好功夫才行”

驾!!!


照青两人骑着马,大半天的工夫便猎了一只狍子两只獾子,还有一只梅花鹿以及狗扑到的灰兔子,算是成绩不错,继续在林子里兜圈的时候,猛然看到前面灌木丛不正常的晃了一晃

随行的御前侍卫放了狗过去,不一会儿两只猞猁从草丛里蹿了出来,

青哥儿一眼看到立刻策马狂奔,“你追,我绕前面包抄”话音还没落地,马已经跑出去一大截

这几日的练习让两人的配合已经十分默契,不一会儿两只猎物就被围困在一个小圈子里

“青儿,射它的眼,我要它的皮”


搭弓,瞄准,特殊的弓弦爆发摧枯拉朽的气势,竟让这只箭穿透了猞猁的头,从眼睛射入,后脑射出,本来就不大的头带着半个前腿顿时四分五裂

这牦牛筋的弦果然非同凡响,世子这么想着,只可惜,本来打算给那小崽子做个坎肩儿的,青儿那边虽然也已经得手,只不过那张皮怕是要上供了

三天的围猎下来,林林总总的算起,竟是照青两个人打到的猎物最多,十二阿哥虽然猎到一头黑熊,但他的马被黑熊打断了腿,自己也从马上摔下来,脸都花了,比较狼狈,而那发狂的熊最后也是被随行的部下制服的,勉强算是他的猎物

皇上一是为了显示自己公正,二是初次参与的宁王世子着实表现的不错,便宣布两人并列头名,因为十二阿哥的马受伤,便赏赐了他一匹黑的发亮的骏马,赏给照哥儿一枚白玉扳指

因为猎物里有梅花鹿,皇上便下旨当场宰了鹿放血,用酒碗盛着分给众位年轻人,只是侍卫直接隔过了照哥儿这儿,并没有给他

“宁王家的小阿哥,回去可别说朕抠门儿,只是你尚未婚配,这鹿血可不能乱喝”皇上骑在马上,看着世子笑眯眯的

醇亲王在一旁搭话“是啊!这年轻人本来就血气方刚的,再喝点鹿血,晚上不得把床板捅个窟窿”

众人哄笑,囧的照哥儿给皇上行了礼,火速回府

这群人太坏了


照青两人还没到家,府里已经得到了消息,两人一进门儿便涌上来一大堆丫头小厮贺喜讨封赏,青哥儿神秘兮兮的说还有急事瞬间溜走,害的照爷一个人把后面的事儿办完

见过宁王,福晋,把御赐的扳指供进祖庙,给下人们赏赐,一套程序下来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的事

虽然世子已经累的不行,但还是大踏步的往后院走

三天没见到那小崽子,挺想他的

进了秋秋的房门,谁知道这厮正在睡午觉,听到踢门的声音睡眼惺忪的坐起身来,看到他照哥的时候瞬间睁开眼,连鞋都没穿光着脚丫跑下床直接挂到世子身上

照哥儿赶紧托住猴崽子的屁股,生怕他摔下去,秋秋抱着世子的脖子,两个人就这么脸对着脸,嘿嘿嘿的傻乐

看着几天没见的小脸儿,世子爷内心这个荡漾啊,简直不知道怎么喜欢才好了,冷不丁的对着秋秋的腮帮子就啃了一口

秋秋被亲的一愣,世子紧盯着他的眼睛说“那弓弦真好,我拿着就有使不完的力气,啾啾,这次真的,多亏你了!”

秋秋摇摇头,不好意思的笑,然后猛的回亲了过去,只不过,亲的是嘴,他家世子爷那个从没被别人碰过的嘴唇

这一个吻带着火星儿,把照小干柴一下从头燎到脚

评论

热度(31)